行業動態

文化服務

中國網文小說為啥被老外催更

  作為第一個成立網絡文學研究院、網絡作家村、省級網絡作協的省份,浙江是中國網絡文學重鎮。5月27日至30日,以“多彩亞洲、精彩世界”為主題的2023中國國際網絡文學周在杭州舉行。會上發布了《中國網絡文學亞洲傳播報告》,表彰優秀海外傳播作品,探討網文出海的更多路徑。
  1個月前,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發布的《2022中國網絡文學藍皮書》顯示,中國網絡文學海外市場規模突破30億元,累計向海外輸出網文作品1.6萬余部,海外用戶超過1.5億,覆蓋200多個國家和地區。
  中國的網絡文學為何能成為世界的網絡文學,老外為何會被迷???他們是如何接觸到中國的網絡文學,又是怎樣從文學中看待當下的中國?
  獲得世界級資歷
  網文出??梢宰匪莸?001年左右,最初面向的是海外華語群體,之后開始慢慢突破語言的壁壘。
  有名叫凱文·卡扎德的美國年輕人,曾經同時追更15部中國網文。接受中國媒體采訪時,他說最先迷上的網絡小說,是被海外粉絲簡稱為“CD”的《盤龍》。它被連載在一個叫作WuxiaWorld的網站上,是中國網絡小說走紅海外的重要標志之一。
  創建于2014年底的WuxiaWorld,是全世界第一個中國網絡文學英譯網站,服務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讀者。
  賴靜平是網站創始人,也是《盤龍》的譯者。熱情又心急的網友不停地催更,直到他感覺再也無法兼顧翻譯網文與本職工作。
  于是,賴靜平辭職了。
  此后短短3年,賴靜平拉起了一個民間翻譯組,為網站上傳了70余部中國網絡文學作品,以至于它的流量排名一度達到全球1000位左右。在WuxiaWorld的影響下,一批專門搬運中國網文的海外“野生”網站誕生。
  2017年5月,起點中文網制造了自己的出?!按弧薄瘘c國際。此后,網文出海開啟加速模式,掌閱文學、晉江文學城、中文在線等網文平臺紛紛出海,產生規?;?。
  甚至海外讀者也開始創作。目前,各大中國網文平臺培養的海外60余萬作者,創作了外語作品數十萬,中國網文實現了從文本到運營模式的輸出。
  2022年,16部中國網絡文學作品首次被收錄至世界最大的學術圖書館之一——大英圖書館的中文館藏書目之中,與《愛麗絲夢游仙境》的原始手稿、莫扎特的音樂手稿等館藏品做了“鄰居”。
  至此,中國的網絡文學具有了成為世界級的資歷。
  中國網文小說的海外走紅看似一場“天降驚喜”,實則有著某些必然的邏輯。
  神秘的東方魅力
  在中國,經過30年發展、沉淀的網絡文學,已經細分出大量垂類。根據《2022中國網絡文學藍皮書》,網絡文學可劃分為幻想、歷史、現實三大類別,主要類型有10多種,細分類型超過200種。日更1.5億字的龐大作品池,足夠讓海外讀者遇見所愛。
  就像它們當初征服國內讀者一樣,成功出海的網文首先要具備的特質是娛樂性和故事性。
 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副院長夏烈分析,不同地區讀者的喜好確有不同。例如,歐美讀者大多更喜歡玄幻、奇幻類型;東南亞讀者比較偏愛都市文、言情文。
  “這和一個區域的文化性格和文化認同度有關系。例如,基于北美本土《魔戒》等魔幻類文學,融合了西方騎士、魔法之類文化元素的玄幻類中國網絡文學,讓他們產生了‘熟悉又陌生’的感受(《盤龍》就是這類作品)。熟悉之后,中國味更濃的仙俠、修真類開始潛移默化,逐漸流行?!毕牧艺f。
  而對比西方魔幻,東方玄幻有什么獨特魅力?有讀者曾經做過分析。
  代入感更強。中國有五千多年文明史,《封神榜》、《西游記》、金庸武俠之類文學作品本身就基于歷史。今天的許多網絡小說也延續傳統,虛實結合,讓讀者產生一定的真實感。
  “爽點”更多。網友覺得,日本主角通常是老好人,過于善良;西方的蜘蛛俠和美國隊長等角色,雖然通過磨難有了超能力,但最終得出一句“能力越大責任越大”。這很有教育意義,但不那么爽。正如有網友在WuxiaWorld上的留言:“(中國網絡小說的)角色看起來都更加像真實的人。他們不是簡單地為了正義或者善良去與壞人戰斗。他們做這些事情都是為了他們自己。這就讓那些角色更加可信?!?br/>  同時,因為中國經濟的發展、文化軟實力的提高,對中國故事好奇的外國人越來越多,國內外有意識入局的資本也越來越多。這些都是推助網文出海的大環境因素。
  夏烈也提醒:“網絡文學本身是適應了時代的大眾文化。它本質上是一種商業行為,我們必須尊重市場規律?!?br/>  “根據國度文化性格和趣緣‘定制’網文是一種可行方式?!毕牧遗e例,針對東南亞,可以在都市言情作品中,加入一些創新、奮斗的主旋律背景;針對非洲,鄉村振興、基建建設等元素可能會引起他們的共鳴;在工業發達的歐美,有民族工業元素、科幻元素的作品也許會受歡迎。
  網住世界青年
  網絡文學和其他文化藝術作品一樣,在世界舞臺上立足并沒有特別的捷徑,優質依然是王道。
  浙江省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李虎(天蠶土豆)說,他的作品《元尊》在出海時因為找不到合適的書名譯法,最后選擇了直譯的拼音。
  喜歡看仙俠故事的人太多了。老子大概不會想到,幾千年后,老外會默契地選擇“Daoist(道友)”作為共同姓名。
  在菲律賓,一名全職媽媽創作的獨立女性故事《惡棍之妻》獲得了起點國際在海外舉辦的比賽大獎,一系列作品被譯成各語種陸續出版,自己也因此成了家庭的經濟支柱。巧合的是,她讀的第一部中國網文小說是與其作品精神內核相似的《許你萬丈光芒好》。
  更不用說,越來越多的老外在閱讀網文之后,開始對中國燃起探索的好奇。他們想來看看中國的都市和鄉村,最好還有機會和天蠶土豆、唐家三少、我吃西紅柿這些偶像級網文作家說說話、合個影。
  無論國內外,網文愛好者大多是年輕人。年輕人愛好交朋友,也是最喜歡擁抱變化、向往未來的群體。網絡文學因此充滿了青春氣息。
  它正在構建起一個世界級的青年朋友圈。圈子里,大家用著時下流行的“網言網語”,交換著彼此共鳴又各具風格的有趣故事,一起奮斗,一起感動。
  是網絡,用技術的飛躍,讓天各一方的陌路人遇見;是文學,在人與人之間搭橋,讓遇見升華成了解。
  以網絡文學重鎮浙江為中心,我們期待更好的文學翻譯、更多的精品生產和更全面的產業轉化。

国产成人精品在线,97国产精品免费视频观看,久热这里只有精品免费,三级中文字幕无码日韩专区